6118彩票登陆

茶叶协会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茶器大观
【字体:
紫砂海洋,品质旗舰
发布时间:2015-03-23 16:55:20   

详情:
做一把紫砂壶不是件简单的事,选料、造型、明针、烧制,每一个环节都马虎不得。但是,做一个爱壶的人,却是可以简单的,直率为人,以壶会友,功夫日进,友情日密,完全都有可能。而王海舰便是在一个无穷妙趣的紫砂世界里畅游的简单人。让我们以高贵的紫砂为诚实的背景,共同走进这个青年“壶侠”的内心世界。

紫砂海洋,品质旗舰
——访寿光市政协委员、潍坊茶协茶器专业委员会秘书长、中国紫砂文化研究会山东分会会长、职业高级紫砂鉴定评估师王海舰
骆雁峰/文

壶具情缘

室外夏日如火,室内清凉幽静;树巅吱吱蝉鸣,耳畔琴声悠扬。简单的对比,两个不同的世界。来到寿光,走进王海舰的华祥苑,便从一个世界进入了另一个世界。作为华祥苑江北最大的旗舰店,王海舰在这个旗舰上,搭载的,还有他至爱的紫砂。
海舰品紫砂,看重的是四点:古朴,大度,清秀和趣味。而海舰与紫砂的结缘,也经历了偶遇、结缘、倾情与引领四个阶段。
王海舰生于1975年,是土生土长的寿光人。他至爱紫砂,走入他的被称为华祥苑江北最大旗舰店内,满眼尽是共与紫砂的世界。在这里,你可以找到茶中的珍品,更可以寻见紫砂界顶级大师的足迹。据了海舰的介绍,做一把好的紫砂壶,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,但是笔者在与他对话的过程当中却感受到,感知海舰的直爽为人,却只在一刹之间。
落座,冲茶,起杯,问答。一切都完成得顺顺利利,坐在厚实的茶台后,海舰在儒雅与大度中,完成了留给笔者的第一印象。正如他的直爽的性格,海舰的问话也常常单刀直入。“今天我们谈的将主要是紫砂,那么,你知道紫砂是什么吗?”没等笔者开口,海舰却抢先发问。正为这猝不及防的问题所困扰,海舰浅浅一笑,再为你斟上一杯茶,开始了他的讲解。
“在许多人的心目当中,紫砂是泥,而正是这种泥的可塑性,造就了精美绝伦的紫砂艺术。”海舰说,其实紫砂是石头,将石头研成粉末,之后经过淋湿、扬尘和日晒风吹,最终才塑成型,烧成壶。
说完,海舰带笔者观看了他办公室里事先备好的几块紫砂原石,有朱有绿,颜色各异,谈到红色的原石时,他索性先拿出一块磁石,之后在石上一吸,磁石上便多出了许多细粉。海舰说,紫砂当中,朱料含铁最丰富,也最为珍贵。“紫砂界有句老话叫做:自古朱泥无全品。朱泥料少,烧制的控制也最难。”海舰说。
对爱紫砂的海舰,与紫砂的首次结缘其实要早得多。
老家在寿光化龙,自小爱看书收藏。这就是海舰童年的印迹。父母都是老师,而根据父亲的意愿,双亲也希望海舰长大成人后,能够继承他们的事业,也做一名教师。儿子的志愿,只是父亲的心愿,但是作为教师,家中大量的藏书却丰富了海舰的课余生活。大量的阅读,让海舰自小爱收了收藏。
海舰回忆说,那时候,他收藏的以铜钱居多。直至他收藏到了一把壶,才开始对紫砂越来越爱。而收到那把珍贵的藏壶,海舰刚上初中。

倾情紫砂
在海舰的老家,他有位本家叔叔自小得了小儿麻痹症,行动不便。那位叔叔在老家开了个铁匠铺,海舰没事就到铺里玩耍,而那位叔叔因海舰的聪明好学问东问西而格外喜欢他。
有一天,海舰放学后,照例来到了铁匠铺。当时那位步步说,我这里有个稀罕东西,你拿走吧。说着,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包,打开布包,里面是一个超微型的小茶壶。壶身只有六七公分长,壶身泛着独有的古铜色,像铜却不是铜。海舰见了,立即爱不释手。他仔细打量,虽然这把壶很秀气,但是在小小的壶身之上,竟然惟妙惟肖地雕着九条龙。
从壶盖到壶身,每一条龙身态各异,而相互之间的交错却独具匠心。从那以后,海舰爱上了壶,同时,他生平得到的第一把壶,也成了他的至爱之宝,一有空闲便拿出来端祥把玩。至今,那把小壶仍保存完好。在与笔者的对话间隙,海舰找出那把壶,感叹岁月的蹉跎,也感恩那位叔叔的厚爱。
爱上一个东西,就容易渐渐沉迷其中。而一旦沉迷,往往会有弯路和教训产生。做事是这样,搞收藏更是这样。现在如果问及哪位搞收藏的有没有看走眼的时候,得到的答案应该都是肯定的。
海舰的大学是在潍坊学院上的。因为是体育生,所以时间自由度相对要大一些。与别的同学三五成群凑局疯玩不同,海舰的空闲时间,多半是在白浪河边的大集上度过的。
逢五排十,潍县大集在白浪河边颇具规模。凡是重要的集市,多半会有古董摊贩的身影。而只要这些人聚集的地方,必须收藏尤其是初入行当的收藏新友造访淘宝,海舰就是其中之一。
作为高级紫砂鉴定评估师,王海舰提到那段日子,思绪有些复杂。他说,那个时候,他把自己省吃俭用的钱用来买壶和其他古物,但最后的结果,多半是上当受骗。每看到一样自己买回来的赝品,他都懊恼不已。但是时间是最好的消磨剂,随着岁月的流逝,这种情绪渐渐少了,取而代之的,是一种豁达,是一种经历之后的成熟。
走出校门的日子,海舰有着极为丰富的人生。他曾在高中里做了九个月的体育老师。还曾把体育用品的专柜开进潍坊各个有名的商超。结束体育用品的经营,海舰还制造过消防用的灭火干粉。这些行业,都与紫砂相去甚远。
然而,当人们着眼于海舰的“主业”的同时,忽略了他的一个很重要的“副业”,那就是收藏。
从2006年开始,海舰便一边做生意,一边开始倾情于紫砂的收藏。
潍坊的紫砂收藏,从2000年左右开始,以后年次渐热,紫砂的爱好者和收藏者越来越多。到2009年,随着收藏者的增多和人们对紫砂文化的了解,紫砂开始飞涨。而这一年,虽然从事的不是紫砂生意,翻翻家底儿,海舰已经收藏了近千把紫砂壶。
所有生意的间隙,海舰都把时间留给了紫砂。端祥,揣摩,每一把的独特之处,他都能领略到独道的妙处。
而这个时候,在王海舰的身边,以紫砂聚集起来的朋友也越来越多。赏壶、话壶,已经成了他们必不可少的一部分。以壶会友,茶是媒介,于是,为了更好的与朋友聊壶赏壶,海舰决定开一间茶店。
“因为收藏壶投入不少,我开店的时候,遇到了资金的困难。”海舰说,他开茶店,为了的售茶,但同时也是为他真爱的紫砂壶服务。这时,他只能忍痛割爱。2010年,他一年里狂售了300把紫砂壶,之后用售壶所得的100多万元,装了店面,与妻子共同开起了江北之最的华祥苑茗茶。

以壶会友

在王海舰1200平米的华祥苑,来往其间的多是爱壶人。从海舰的店面开始业以来,直至今天,每天晚上,都会有一批人聚到他的办公室里喝茶论壶。一谈就是数个小时,直至凌晨时分,众人才依依不散地散去。等到第二天,朋友们再次聚到一块,谈论声声,比比划划,壶一把一把地上场,人一个一个地分享。紫砂之妙,朋友之情,都在这方紫砂围拢的世界里慢慢延展……
从几百元一把的普通壶到上百万的大师名作,在海舰的店里,你都可以找到。常常领朋友感动的是,百万元的名壶,海舰也并非完全将之束之高阁,朋友谈到兴处,他会将壶取出,如一般的壶一样,泡茶、聊天。他习惯在别人的惊叹中出牌,也善于将爱与用的关系做辩证的处理。“壶,无论是多么贵的,目的就是为了用。如果仅是收藏而不去使用,那就会被收藏所累。”海舰对笔者这样说,同时他也常对朋友这样说。
不把壶的价格,凌驾于友情之上,这样的人,身边注定会聚集诸多朋友。袁英波与夏永,就是海舰让里经常光顾的坐上客。
袁英波脸上经常带着和善的笑。做为一名知名会计师事务所的负责人,他的工作中,每天都在与账本与数字打交道,但是工作告一段落,他格外享受与壶为伴的时光。
英波是海舰近十年的老朋友。他们相识的时候,海舰还在做体育用品生意。从2007年开始,他跟着海舰玩起了紫砂。用袁英波的话,玩紫砂,海舰是他的老师。
虽然如此称呼,但谈起天来,海舰与英波却是亲如兄弟。英波说,原先他喜爱的是钓鱼,他经常能够在垂钓过程中,收藏恬淡的快乐。但是自从接触了紫砂,他钓友越来越少,壶友却越来越多。
“以前我对紫砂一点也不了解,就觉得紫砂壶只是一种工具而已。但是随着时间久了,紫砂的妙处我也逐渐懂了。”英波说,紫砂的最大妙处就是很快能让你的心静下来。而这种静和投入,是其他的爱好很难达到的。
由海舰介绍推荐,袁英波收藏的壶已经超过了100把之多。他说,海舰为人直爽又肯学,每次通过他的分享,都会收收获很多,而通过海舰,他收藏了多把紫砂大师的作品。而通过收藏壶,他融入到了一个收藏壶的圈子当中。这个圈子里的人,层次高,俗气少,彼此交往都非常顺畅,而这一切,也要感谢紫砂和海舰。
与袁英波的笑意盈盈不同,从事特种动物养殖多年的夏永要沉稳得多。他很少笑,但说出的每句话里,满含的都是真诚。
“喝茶有利身体健康,而赏壶有助清晰思考。”夏永说,这是他爱壶的最终理由。
与袁英波一样,把夏永带入藏壶大军当中的,也是海舰。
夏永说,他与海舰是初中同学,从那时起,他们就一直脾气相投,要好至今。夏永与海舰很熟。他除了与海舰是同学,同时又是球友,两要打篮球配合也很好。“我西服海舰的地方是,他从不把自己的爱好强加到别人的身上。”夏永回忆说,虽然两人很熟,但海舰从不向他强行推荐壶。“我知道他玩壶之后,曾很不屑地说,玩壶既慢又费事,纯属浪费时间。”夏永说,虽然话说得很重,但海舰什么也没说,没有反勃他一句话。“海舰最大的优点之一就是懂得尊重别人。”夏永说。
改变夏永对紫砂看法的,是2006年。那时,海舰在筹备一个壶展,让夏永陪着上潍坊。一路闲聊,不到中午,夏永突然对紫砂感了兴趣。从那里开始,他就一爱而不可收拾。
“我的收藏比较精,现在的壶虽然只有200多把,但是壶的品质都不错,大师与高工的壶也占据了相当的分量。”夏永提到这一点,觉得很欣慰。
“我这人性子比较急,但是接触了壶之后,我发现自己改变了许多。还有的时候,自己抓耳挠腮想一个问题但就是理不出思路,而放下一切,专心赏壶的时候,解决的办法却会突然跳出来。”夏永说,紫砂的这种神奇,是出乎他意料的,常常给他带来惊喜,每到这个时候,他都对海舰心存感激。

弘扬紫砂
一叶香茗藏世界,半壶清泉煮乾坤。
海舰在紫砂之路上走得如此顺畅,首先要感激的,就是与他相敬如宾的妻子李春燕。
李春燕家是昌邑的,在18岁的时候就与海舰相识了。那时,她与海舰同学。作为一个五岁女儿的妈妈,回首与海舰相识相守的二十多年时光,李春燕脸上掩饰不住的还是幸福。
“我们俩是一家,但现在,工作有分工,他主外,我主内。”李春燕说,海舰是个做事有原则而且很有目标的人,所以无论是做体育用品还是做干粉,她都无怨无悔地跟随。到2009年,海舰提出要关掉企业开茶馆,她也选择了支持。
“当时我们开店其实并不难,里壶很我,直接摆出来就行。”李春燕说,现在来往于茶店里的,爱茶的人多,爱壶的人更多,来来往往间,彼此熟悉,又彼此信任。而有了这两点,大家来店里喝杯茶,聊会儿天,都觉得很自然,不会交往得很功利。
世界紫砂在宜兴,所以自从爱上壶之后,海舰跑宜兴的时间很多。一去十多天,二十几天,都很正常。而李春燕总是默默支持着,照顾孩子照顾家,给海舰做好最贴切的“后勤保障”。而出门在外,每有所获,海舰总会第一时间告诉妻子。“淘到好壶,海舰就会迫不及待地来个电话,告诉我他的经历,并说回来让我好好欣赏。”李春燕说,看到海舰如此迷恋紫砂,她越来越坚定自己的观点:支持他搞紫砂,就是支持他的成长。
海舰的成长,在于知识的积累,更在于不断地探索。在同行当中,人们提到海舰,都会知道他那里有好壶。
而在紫砂原料越来越稀少,而爱壶者又越来越多的今天,拿到大师手中的好壶,成为越来越难的事。而海舰敲开大师家门的,不是嘴上功夫,而是心中积淀。
在紫砂界,提到陈国良大师,许多人耳熟能详。而如今,只要海舰到宜兴,陈大师都会嘱咐老伴备几个菜,在家里款待海舰。这一切的得来,有一段故事。
2007年,海舰到宜兴丁蜀镇去。作为全世界的紫砂之都,这里商贾土豪云集,而大师们对这些人都已经见怪不怪。一天晚上,海舰睡到凌晨时分困意顿消,起身出来转一下。这时,他发现一处院落灯光亮着。于是推门而入。厅堂之上,一位老人正专心制壶,见有客来,头也不抬,一副孤傲之态。
“大师推松皮细到这个程度,需要七天时间吧?”当时那位长者正在做一把松桩壶,当时正在进行的是推松皮的工序。听完这话,陈大师抬起头来,仔细打量眼前这位年轻人,之后邀请他落坐喝茶,两人相谈甚欢。作为宜兴五位顶级大师之后,许多人都以能收藏陈国良的壶为荣,但自那里以后,海舰与陈大师结为忘年之交,过往甚密。
“在宜兴,不少大师都很喜欢结交山东人,因为山东人文化根基比较扎实,能够读懂大师们的壶。”海舰说,与给钱多不同,许多大师在造完一把壶之后,他们的作品是需要解读的,而如果你解读到位,那就可以与大师们做心灵更近的沟通。
因为了解紫砂所以能够读懂大师,因为深得大师信赖,而常常能够将一些珍贵的紫砂作品拿到手中,从而吸引越来越多的爱壶人。
这是海舰从事紫砂以来的发展轨道。在这条轨道之外,又延伸出许多对紫砂事业发展有益的事情来。
现在,经常有东北甚至北京上海的玩家到寿光找到海舰,去淘他手中的壶,甚至新加坡等国外的爱好紫砂的人,也不远万里,来海舰店里寻求某一位大师的名壶。紫砂本无言,但是海舰透过紫砂,表现了很多。
在海舰心里,紫砂不仅仅是一种商品,而晋升为一种文化。而凡是文化,都需要弘扬。为了弘扬紫砂文化,海舰做了许多人都没有去做的探索。他曾在2012年,将紫砂文化引入全国影响巨大的菜博会,开风气之先,将一位位大师高工请到现场,传授紫砂文化。至今紫砂展已经连办三届。他还曾牵头,将紫砂文化与寿光的菜文化做了最完美的对接,请知名的紫砂大师吴培林,精心制定了一把福禄寿光壶……
王海舰,入行紫砂不算长,但却时时以一颗真心,推动着紫砂事业的前行。站在新的节点,王海舰对于紫砂,想做的,还有更多!

上一位:汝窑     下一位:返回列表
相关茶器大观信息
茶叶协会 茶叶协会 茶叶协会 茶叶协会
Copyright © 2015-2017 6118彩票登陆,联系电话:15866580101
山东潍坊市高新区胜利街与金马路交叉口 网址:
回到顶部